2020年10月22日 星期 四 欢迎您来到 中国船舶供应网

/ EN

中国船舶供应网

www.shipsupply.org.cn

协会会刊

“朋友圈”里的生意人 2017/07/21 12:28:29   来源:

“现在刷微信朋友圈有时候感觉像在逛淘宝”。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的朋友圈里一定有人在卖东西。“支持专柜验货”的国外化妆品代购、琳琅满目的首饰,刚出炉的杯子蛋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食指往下拉的一瞬间之后,看到的不仅是朋友们记录的生活,也夹杂着他们出售各种产品的信息。

  手机连着的那一边,这些在微信平台上做生意的年轻人通过找到货源,晒出照片,联系买家,以几乎零成本的代价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活,却发现自己也被朋友圈创业改变了。

  低成本成主要选择原因

  在刘忻言看来,作出在朋友圈上卖东西的选择并不是一件难事。

  最初,她自己使用的一款面膜效果很好,她在朋友圈晒给自己的朋友看,有人就拜托她帮忙买,买得多了她就联系厂家进货。“当面膜一天好几盒地往外卖时,我就开始联系在国外各个国家的同学开始代购,反正我已经成为一个 卖家 。”

  之所以没有选择淘宝,是因为她觉得淘宝上假货太多了,卖家太杂了。以一款韩国的粉底为例,她在韩国的进货价为200元,可淘宝上卖100多元的比比皆是,很难在淘宝上辨识是真货还是假货。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随机做的50个人的调查中,有42个人的朋友圈里有人在卖东西,这些人或是他们本身就认识的人,也有一些是朋友推荐的朋友。其中的卖家女性居多,有31个人,全部都是80后、90后。

  曹洁今年23岁,在申请国外研究生的等待过程中开始在朋友圈内卖东西。家里人很支持她,因为这“几乎没有什么投资”,省去了开实体店的门面租金、人工支出,利用自己的碎片化时间就可以做生意。甚至不需要她提前进货,只需把货品晒到朋友圈,答复买家提出的咨询,收到订单后联系厂家发货,只有某厂家做特价时,她认为该产品有客户群,才会进一些货囤在家里。

  另一方面,朋友圈内卖东西的低成本还体现在能非常便利地获取客户需求。刘忻言在决定是否进奶粉时先在朋友圈内发一张法国奶粉的照片,描述“有没有爸爸妈妈感兴趣的”。有兴趣购买的客户就会在下面留言,并提出更多的要求,直接帮助刘忻言作是否进货的判断。

  在调查中发现,朋友圈最常见的商品是包、化妆品、首饰。曹洁告诉记者,与服装相比,这些商品的个人差异化比较小,人人都可以接受。每次上新货品时,她都会要求厂家拍很多照片,拿到货品后,她自己也从各种角度给货品拍照,再晒到朋友圈内。渐渐她也有了经验,卖包时她会格外注重拍摄五金配件和内里,并提醒买家关注、甄别,这决定了一个包的品质。

  除了这些在朋友圈内初试牛刀(微博)的创业者,当微信的热度超过了微博,淘宝开店耗时太多时,另一些卖家也开始在朋友圈内拓展新的销售渠道。

  在四川德阳卖手工订制杯子蛋糕的李曦正是如此,她像美剧《破产姐妹》里的主角一样在家做杯子蛋糕。松软的蛋糕底,配上白色的拉花奶油和红唇巧克力,每当又萌又诱人的杯子蛋糕一晒出,一瞬间就能收获20多个“赞”,订单也随之而来,她不得不要求大家提前3天下单,每天定量供应。

  之前李曦是在微博上卖蛋糕的,最近才开始在微信上卖。她分析两种平台有不同的特点,在微博上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杯子蛋糕的信息并评论、转发,此外,德阳当地的微博账号也会帮助她转发、评论,可微博的使用频率并没有微信高,微信是很多人天天必使用的工具,交流也更方便,“有时候人们并不是想要购买什么,而是看到朋友的推荐和好评,或是单纯被图片诱惑了就下单”。

  申请两个账号防屏蔽

  朋友圈和淘宝、微博、实体店等销售平台最大的不同是,卖家和买家都是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这无形中增加了相互的信任感,同时也给卖家带来了压力。

  在网络上“盘点你最想取消关注的朋友圈”中,“代购党”和“自拍党”、“心灵鸡汤党”等名列其中。有些人是烦卖东西的人一直刷屏,另一些人这样记录取消关注的原因:“如果有一天我把你拉黑了,不是我讨厌你,是你卖的东西我买不起。”

  曹洁就曾被朋友屏蔽了信息,最初她发现时十分生气,但后来她就释然了,将心比心自己也会觉得烦,毕竟每个人对朋友圈有不同的要求,“只是屏蔽信息我可以理解,又不是把我删除好友”。

  后来,曹洁也琢磨出了办法。她特地申请了两个微信账号,一个用作日常交流,一个用作销售产品。她在自己日常交流的微信账号上表明了这点,对销售并不反感的朋友才会去关注销售产品的账号。并且,她为了避免刷屏,一般选择晚上零时后一次发完产品的图片和信息,“第二天一早大家看到也不会太影响心情”。

  申请两个账号的做法还有另一种考虑,是卖家隐隐约约感受到微信本身的“不欢迎态度”。在他们的交流中,发现有一些朋友圈卖家被封号了,据传是因为在交流信息中“打款、多少钱、发货”等关键词出现超过100次,微信就会封号且不能解锁。

  虽然在产品描述中,“真货且价低”是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宣传手段,但曹洁告诉记者,“事实上,在朋友圈内卖东西最重要的不是你的货好不好、便宜不便宜,而是看你周围人的购买力,东西再好周围没有人买也没有办法。”

  于是,拉客源成为朋友圈内卖东西的关键。让曹洁最佩服的是一些卖家春节时借助火爆一时的抢红包所采取的营销策略,他们以“发红包”为诱饵拉很多人进群,兑现承诺发面额多为一两元的红包,然后再推销产品,往往能获得很多订单,发红包的支出也赚回来了。“查看附近的人”、“摇一摇”也成为朋友圈卖家寻找客户的手段。

  此外,更重要的是卖家本身的影响力。一位朋友圈卖家说,如果你卖化妆品,你自然就要成为闺密中的“化妆达人”,这包括平时晒照片,自己的皮肤必须要有说服力,也包括偶尔转发一些专业的化妆文章。

  有意思的是,在朋友圈内卖货信息通常只包括“货品名称+大小+产地+使用感受”,很少出现产品价格。据了解,这是因为同一款产品,供货商给每个卖家的价格不同,有些卖家因为朋友亲疏关系不同也给不同的价格,所以卖家更愿意在询价时才告知价格。

  另外,由于是熟人交易,付款通常也选择当面交易或支付宝、银行卡转账,和陌生人交易保证交易安全的手段只有留下双方手机号。有人担心会出现卖家收钱不发货的情况,毕竟只要删除微信号就失去了联系。这也成为卖家对朋友圈创业环境的担忧,可目前微信的支付平台并不能跟上他们的需求,时常会出现转账延迟等情况。

  手机每天3次充电

  晒一晒各位朋友圈卖家的成绩单:李曦靠卖杯子蛋糕月收入七八千元,超过了之前她在银行工作的收入,刘忻言做代购半年赚了近两万元,曹洁每天都能卖掉三四件货品。“赚钱了”是朋友圈卖家的第一感受。

  “代购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每天都是计算机和小账本陪着我,虽然利润小,但是把各种好东西带给大家真是一件快乐的事。”自誉为“一心钻到钱眼儿里”的姑娘刘忻言如此记录自己的感悟。

  如今,刘忻言的家里攒了有近3厘米厚的快递单,妈妈还专门给她留了一个柜子放货品,年前她自己扛着箱子去进货,笑谈发现了自己“女汉子”和经商的潜力,已经有了固定客源的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平时,刘忻言已经养成了随时看手机的习惯,充电宝随身携带,每天手机充电基本都要3次。

  曹洁在男朋友的“抱怨”下,才发现自己每天看手机的时间太长了,少了陪伴男朋友和家人的时间。她规定自己每天早、中、晚各在朋友圈统一回复一次,其他时间保证自己的正常生活。

  她还总结了男女买家的特点,男生往往干脆爽快直接下单购买,女生总是喜欢问清楚,男生的货品也比女生的好卖。有一次,一位买家着急要货,她就先发货未收款,后来那买家一大早6点就跑到银行为她打款,这让曹洁感动,“这也是因为朋友关系的无形约束”。

  同样感受到快乐的李曦是因为终于 “做了自己喜欢的事”,她购买了烤箱等烘焙设备,也发展了自己身边的朋友加入到朋友圈创业的行列。下一步,她打算开一家实体店。

  这些朋友圈创业者自己并不知道还会做多久,不过他们都不太担心,“随干随走”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