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3日 星期 五 欢迎您来到 中国船舶供应网

/ EN

中国船舶供应网

www.shipsupply.org.cn

协会会刊

刘晓光:保持时刻的清醒 2017/07/25 12:51:25   来源:

   刘晓光,男,现任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创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晓光同时是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工商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他还是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员,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房地学会副会长,中国房地产投融资促进中心副主任,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会理事,中国海外联谊会理事,北京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顾问,北京市房地产协会副会长,北京市政府金融发展顾问团成员,北京市京城企业联谊会副会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创始会长、现任理事。

  8年前,他“威逼利诱”任志强、王石等近百位企业家,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这个旨在治理绿化北京沙尘暴主要风沙来源阿拉善沙漠的生态协会,是少有的由企业家群体自己成立的环保NGO组织。

  17年前,他接手发不出工资的首创集团,从170个儿孙企业的嗷嗷待哺,到如今的千亿资产、7家上市公司,刘晓光把一个烂摊子做成了香饽饽。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北京市国资委所属的特大型国有集团公司。自1995年重组以来,首创集团已构建起以水务为核心的基础设施产业、以城市住宅开发建设为核心的房地产业和以投行并购业务为核心的金融服务业等三大核心主业,旗下拥有境内外上市公司6家、基金2家以及多家与国际著名跨国公司组建的中外合资公司。

  这个在厚厚的眼镜后眯着两眼,说话永远慢声细气的男人,体内却蕴藏着惊人的能量。但能量的释放,却能把握住恰当的火候——他清醒地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自己能做的事情。

  1970年至1975年,军人、步兵学校学员; 1975至1978年,北京测绘仪器厂车间主管;

  1978年至1982年在北京工商大学攻读商业经济学专业,获经济学学士学位。在1982年至1995年期间,历任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处长、委员、总经济师、副主任、北京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

  他不比任志强、潘石屹那么明星化,围住他的记者们不会很多,每个人的问题都可得到他细声慢气的解答。有些年轻记者们功课做得不足,他也不会挖苦、训斥,继续温和地解答,没有架子。有同行甚至开玩笑说:刘晓光真是“人尽可采”!

我对刘晓光的最初印象,就是他眯着眼睛,认真解答记者问题的样子。所以,这次访谈,我特地问了他的眼镜度数:接近400度。

他说,这眼镜是在上大学前戴上的。而他在上大学前,先是从军营退伍,又下了车间,虽然已经读过《资本论》,但数学却只有小学水平。1978年高考前,两个月的时间他从正负数补到了解析几何,最后成功考上了如今的北京工商大学!厉害吧?

  后来,听过一些他的演讲,看过采访他的一些稿件,自己也有几次和他的短暂对话,他的市场化理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一直很崇尚秦晓。作为体制内的反思者、改革派,秦晓对现代性的强调,对国企的地位和未来的观点,让我觉得非常难得:谁说屁股一定会决定大脑?而秦晓之外,在自己有限的视线范围内,我觉得,刘晓光是理念最市场化的体制内大佬。

  但他又有不同,他并不认为国企就应该最终分给所有大众,强调目前仍在做大蛋糕阶段。他认为房产税不符合逻辑,但却不反对征收。同样,他认为限购必须要被经济杠杆取代,但又认为限购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的适当选择。

  后来,读到财经作家苏小和与刘晓光的一篇对谈长文,让我对刘晓光的理解进了一步:他是个清醒的现实主义者,他做自己能做的。

  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同事李伟协助约到他的专访,在他掏出的那张时间表上,为我们留出了半个小时。采访完后的合影,他热情地问道:“小伙子,80后吧?”

  眼看着90后的弟弟妹妹就要毕业了,也许下次见到刘晓光,他的身边会围上几个90后,不用想,刘总肯定还会眯着他的双眼,耐心地回答小记者的问题吧!

  房产税作用有限 公有土地征税不合逻辑

  问:关于房产税,财政部的贾康和任志强在微博上吵了起来,一个说能够降房价,一个说完全是糊弄老百姓。您对房地产税问题是怎么看的?

  刘晓光:房地产税如果是调节房价可能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但是毫无疑问肯定对房价有影响,特别是对高端的房地产。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什么是能够确定房地产征税的起点,存量、增量,这个确定下来才知道到底有什么影响。比如重庆说开始对别墅,可能对别墅是有点影响。这个如果不确定下来,很难判断。

  问:要看具体的方案。

  刘晓光:对,具体方案。

  问:也有很多人对征收房地产税的法理性有一些质疑,您认为房地产税在中国目前情况下来征收有法理性吗?

  刘晓光:在逻辑上确实有一些地方不太合适,比如土地是国有的,老百姓交了土地出让金租赁土地,征税向国有土地来征,逻辑上是不太合适。

问:等于是国家向国家自己的土地来征税(钱却由老百姓付)?

  刘晓光:对。老百姓说我交了土地出让金了,我要征税我的土地出让进还交不交了。但是征房地产税是大势所趋,不会改变了。另外就是方案的系统性、科学性,因为都不一样了,有的人就一套房,有的人十套房,有的人可能是50平米的,有的人是300平米的,价值也不一样。

  人生感悟

  刘晓光说,目前的生活,还是每天都像打仗,“以前是100%的话,现在也得90%。”

  考大学都是故事,那时候我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水平,用了2个月的时间从正负数学到解析几何。那时候就有一种梦想,有一个憧憬,想要一个未来。

  大企业可能风险控制要更严谨点好,做得越大的时候越应该坚持创新,同时坚持稳健。不能因为创新而出现风险,也不能因为光控制风险把企业弄得太保守。(优质联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