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1日 星期 三 欢迎您来到 中国船舶供应网

/ EN

中国船舶供应网

www.shipsupply.org.cn

协会会刊

潮水退出,却发现整个邮轮行业都在“裸泳” 2018/11/22 09:21:03   来源:

    与前几年动辄50%的年增长率相比,2018年的中国母港出境邮轮市场,不一定大幅萎缩,但增长乏力已是不争的事实。而随着2019年国际邮轮公司从中国各港口出发的邮轮班期排片表的尘埃落地,明年的出境邮轮的游客数肯定不会继续增长。

    有一句永远正确的“事后诸葛亮”式警句,倒可以套用在目前的中国出境邮轮行业。“潮水退出,才知道谁在裸泳”,而邮轮行业不止是几个人在“裸泳”,而是整个行业都在“裸泳”,只是没想到潮水来得快,退得更快。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哪些人在中国出境国际邮轮的大潮里“裸泳”。

    一是邮轮公司。2018年之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邮轮行业能和中国相比,跨越式的发展使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邮轮市场。巨大的蛋糕,吸引了世界上几乎所有邮轮公司的目光,于是纷纷增派大型豪华邮轮进驻中国港口,一度达到十几艘之巨。这么大数量的邮轮,迅速消耗了不多的母港和目的地港口资源,出现港口泊位不够的矛盾,还专门开出海上巡游航次,以避免邮轮空耗。这一切,在邮轮公司的眼里,没有任何过热的质疑,反而说明中国市场潜力巨大。因而对策不是冷静思考,而是火上浇油,替换更大的船过来,期待一次性多装一些游客。

    可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邮轮出境的目的地港口突然少了几个,特别是济州岛的缺位,使所有邮轮的航次都多增加了一天航海日。因为中国母港出发前往日本各个港口的航线距离有点尴尬,一天不够、两天有多,以前多以在济州岛停靠,一方面可以增加一个港口作为卖点,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少一天航海日,从而相应减缓邮轮运营方的工作压力。现在,由于缺少了济州岛的缓冲作用,邮轮的运营成本有所上涨。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船票同比有所上涨,进而影响游客的积极性,上座率持续下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赚不到钱的邮轮,只能撤离中国市场,最悲催的莫过于天海邮轮,只此一条船,专营一个市场,连续亏本只能卖船关张。

    国际邮轮公司本想过来大赚一笔,没想到船来船去地来回折腾,损失不小。

    这些没有经过精确的市场分析和科学决策,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的邮轮公司,是这场大潮中最大的“裸泳”者。

    二是邮轮母港。不同于普通的海港码头,用于停靠邮轮的码头,属于专用码头,一方面没有通用的装卸设备,一旦没有邮轮停靠,几乎无法直接用于普通的货轮。另一方面,为了进行通关,邮轮码头建有专用的海关、安检等设施,如果邮轮到港数量太少,将造成设备的大量闲置。

    受前几年中国出境邮轮市场异常火爆的影响,我国许多沿海城市,但凡有点深水港资源的,纷纷打出国际邮轮母港的旗号。已经有码头的加紧扩建,没有码头的马上建造,一下子出现了十几个建成或在建的邮轮母港。 

    可是,有限的邮轮航线,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多的邮轮母港。除了上海和天津的游客数量比较充足,其他城市的市场容量根本承担不起定期邮轮母港的客流量。造成一年只开几班,甚至一班也没有的囧状。即使背靠华东地区的上海吴淞国际邮轮中心,随着可以同时停靠四艘二十万吨邮轮的码头建成使用,码头泊位资源空置的愁云也将一起到来。

    对于本地出境国际邮轮客户资源量的盲目乐观,寄希望市场持续大幅增长带来的边际效应,本就不太靠谱,偏偏又遇到大环境变化,国际邮轮公司减少中国母港出境邮轮数量,粥少僧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许多城市的邮轮母港将无船光顾,这可能就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这些因为盲目决策而闲置的邮轮母港,是这场大潮中第二大的“裸泳”者。     

    与这两个大块头的“裸泳”者相比,这几年跟随他们一起盲目扩张的邮轮行业参与者,不论是包船或切舱旅行社,目的地港口的大型免税店和商店,还是弱小的领队、导游,甚至邮轮上的中国雇员,都将一损俱损,都是这场大潮中数量众多的“裸泳”者。

    中国母港出境国际邮轮市场的固有缺陷,小编已有文章论述,这里不再赘述。即使外部环境有所改善,这些天然的客观条件却是无法改变的,有些瓶颈问题短时间内还没有解决的方法。因此,有必要提醒参与这场大潮的赶潮儿,务必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在退潮时还能穿着游泳衣上岸。(信德海事